最新消息显示在全站导航条下方,非常给力的推广位置

翻译《地理度金针》水局壬龙辛水立丁未养向

阴宅风水 昌达空间 528℃ 0评论

    如图,龙太祖、少祖起在北方—-乾、亥、壬、子、癸,入首如左旋,作壬水阳龙论。宜配右旋辛金阴水,库窍在辰,为水局。配立丁未养向,收右肋壬子发源旺水,绕亥、乾、辛、戌、酉、庚、申、坤,乃本局旺水发源,生水朝堂,所有临官冠带等吉神环绕在内,朝堂拱穴名为“生养大朝”,倒左同归辰库。《经》云:“屈曲流神归墓库,定应仲叔均荣。”亦合“旺去迎生,富贵之期骤至”。如龙真穴的,斯局福力不减於本局坤申生向。惟坤水来,不得误作黄泉论。
  

12.jpg

  湖上觉公曰:“水局配立丁未养向,颇难分经。”
  地盘正针,未上玄空五行①属土,缝针丁上正五行属火,火来生土,为生入之进神。未坤正五行属土,亦为比和。申、庚、辛、酉均属金,乾亦属金,土去生金,犯克出之退神。而且,来路甚长,岂非凶神长而吉神短乎?
  若谓丁兼午,谓之就禄,何不遵就禄之条?!午上玄空属金,则未坤土为生入之进神。申、庚、辛、酉、乾均为比和旺神,用丙午分经,而不知午为火局旺地,为水局胎神,早犯差宫错度之弊,谓之“破煞倒冲”,较退神为祸尤烈。《经》曰:“破煞倒冲生气,丁眷奚堪?”
  然则,水局丁未养向,竟不可以配立乎?细而思之,惟有用缝针辛未分经,正针已到坤位,仍在先天未宫,配立丑未兼艮坤三分。正针坤位玄空五行属金,天盘缝针未坤正五行均属土,土能生金,则为生入②之进神③。申、庚、辛、酉、乾均属金,金见金为比和。比和者为旺,是则一派来水,非生即旺矣。
  虽壬子旺水,微犯生出之弊,幸来路短而且远。且为水局,旺水发源之所,龙旺而水生,生出即是生入。兼且丁干间於午未之各半,前七度半在先天午宫,后七度半在先天未宫;坤位间於未申之各半,前七度半在先天未宫,后七度半方到先天申宫,既不犯差宫错度之患,更无破煞倒冲之虞。而况坤申为水局,水生龙旺之乡,丁未养向而兼坤,是水得所生,龙得所旺矣。屈曲流神同归辰库,所谓“来既施恩,去犹贡福”。必得如此,方能合水神“进退得位出公卿,家资豪富旺人丁”。
  ①玄空五行:
  乾坤卯午—-属金
  亥癸艮甲—-属木
  丙丁乙酉—-属火
  庚戌丑未—-属土
  子寅辰巽辛巳申壬—属水
  玄空五行喜生入、克入,忌生出、克出。《青囊奥语》说:“从外生入名为进,定知财宝积如山,从内出生名为退,家内钱财皆尽费,生入克入名为旺,子孙高官尽富贵。”
  ②生入:鉴于此说有四种情况,即生入、克入、克出、生出。
  来水口(缝针为准)的正五行,与向方的玄空五行产生的生克关系。例如,来水口正五行属木,立午向(正针),玄空五行午为金,金克木,这叫克出。依此类推。
  其理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③进神:即进神、退神。生入、克出为进神;生出、克入为退神。

  可恨世之下流术者,一见此局丁未养向,即指为墓向,复曰:“‘庚丁坤上是黄泉。’如见坤水来犯,犯杀人黄泉。”此等有耳无目,连四大金龙分四局尚且不知,而况黄泉体例?!彼又乌得而知之①?强不知以为知,其言原可恨,其心犹可恕。何也?若辈盲於目②,复盲於心,所学又是盲师所传,不过藉此术糊口食耳③。更有居然著书立说者,谓验过此局:立丁未向,宜右水倒左吉,惟坤申水来,只可横过,不可逆来。逆来则犯杀人黄泉。不知此局乃水局壬水阳龙,配立丁未养向,收坤申水,乃生养大朝。如果坤上水来为黄泉,岂横过便不杀人耶?吾恐此等横逆之来④,不啻若自其口出⑤,夫黄泉板例⑥也。《经》曰:“庚丁坤上是黄泉。”盖言庚丁为金局父母。坤乃庚丁之祖。假如金局配立旺向,坤为临官之位。此方若有水来,谓之官禄水,犹之祖上留下资财,子孙大家可以沾惠⑦。所以金局旺向,如见坤水来,亦谓之救贫黄泉。
  ①彼又乌得而知之:他又怎么能知道呢?
  ②若辈盲於目:这等人没有眼力。
  ③不过藉此术糊口食耳:不过是凭借此术混口饭吃而已。
  ④吾恐此等横逆之来:我真担心这些不讲道理的人来胡闹。
  ⑤不啻若自其口出:简直就像出自本人口中一样。
  ⑥板例:具有成规性的规则。
  ⑦沾惠:沾光,得到实惠。

  设或金局旺向,水由坤方而去,既谓之龙伤冠带,水破临官,又为之倒冲破祖。破者,杀人也。人而至於杀祖,其横逆无道,将凶灾烈祸,有不可思议者谓为杀人黄泉,情真罪当①,所以易曰:“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象曰:“龙战于野,其道穷也。”又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②。”可见,圣人作易,知微知显③。此等横逆,早在洞鉴④之中。惟是此为水局丁未养向,坤为生水朝堂,螽斯千古⑤。横过固好,逆来特朝更佳,而欲以金局旺向犯著杀人黄泉之罪,硬派在水局养向之上,岂非张飞杀人,来捉曹操抵命?夫桃僵不能李代⑥,即庸夫俗子,亦知其不可也。
  ①情真罪当:事实确凿,罪过恰当。
  ②原句略:积善之家,必有不尽的吉祥;积恶之家,必有不尽的灾殃。臣子弑杀国君,儿子弑杀长辈,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出现这种局面是逐步发展的结果。根本原因在于没有提前察觉。
  ③知微知显:见到事情的苗头,就能知道它的实质和发展趋势。
  ④洞鉴:透彻了解。
  ⑤螽斯千古:借喻子孙兴旺。螽,读zhōng。
  ⑥桃僵不能李代:僵,枯死。李树代替桃树而死。比喻代而受过。

  《经》又曰:”丁坤终是万斯箱。”此又专指木局,配立丁未墓向而言。假如立木局丁未墓向,来水直出本局未库,原无不吉,犹不若转到坤方绝位而出①,便合“丁坤终是万斯箱”—-救贫黄泉。如未坤方上,有水逆来,谓之“墓绝倒冲”,则为杀人黄泉。《书》故曰:“四路黄泉②能救贫,四路黄泉能杀人。”其实,杀人黄泉竟有八个,救贫黄泉亦有八个,但皆各局验板定例,而且各有受主,不能任人到处移动,捕风捉影,胡闹欺人。吾今逢局表而出之。
  ①原句略:来水从木局的墓位而出,还不如调整罗盘,使出水从绝位而出。
  ②四路黄泉:
  杀人黄泉庚丁坤向是黄泉,乙丙须防巽水先,
  甲癸向上休见艮,辛壬水路怕当乾。
  救贫黄泉辛入乾宫百万庄,癸归艮位焕文章,
  乙向巽流清富贵,丁坤终是万斯箱。

  大凡被黄泉泡得头昏眼花之术者,亦可以引出迷津①矣。或又谓此局,系壬龙左旋入首,势降左边结,丁向,能收“三折禄马上御阶”吉水,盖由丁归丙,横过归巽位而出,即谓之“三折禄马上御阶”。其说亦甚牵强,而难使之合也。要知禄则专以向论,马则专以局论。丁禄居午,申子辰马在寅,次②系申子辰水局丁未养向,又何得谓之“三折禄马”乎?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况此等不经之书大可一火而焚之,免使学者将信将疑,以讹传讹,古人废书三叹③,良有以也④。
  ①迷津:迷茫。
  ②次:第二,其次。
  ③废书三叹:停止阅读书籍而长叹。
  ④良有以也:事情的发生确实有其原因啊。

  夫丁未养向,所以不合玄空生入、克入,水神进退得位者,皆由於卦理使之然也。丁在离宫,未在坤宫,其象乃离下而坤上,是为《晋》卦。《晋》以进为义,宜乎其合进神也。然柔上行自幼起①,故初首曰“晋如②”。进赖有应,初之所应者四,《离》四本有“焚如③”之象,《在》鼎为“折足”,在《旅》为“焚次”④,皆应而不应。惟《晋》亦然,初欲进四梗之,斯见摧矣,是以《晋》之初六:“晋如,摧如。”夫晋而见摧,则进退失位可知矣。尚望其能生入、克入乎?
  ①然柔上行自幼起:然而,柔顺的出现是从头逐渐开始的。
  《程氏易传》云:“凡离在上者,皆云柔进而上行,柔在下之物,乃居君位,进而上行也,以明居尊而得中道。”
  《晋》卦,下卦坤为地、顺,上卦离为丽、日,日为大明,六五柔爻为全卦主爻,六五柔爻得中居于上,谓之上行。
  自幼起:从第一爻开始。
  ②故初首曰“晋如”:所以,初爻首先就说:“最初的发展(是艰难的)。”
  ③焚如:燃烧。
  ④焚次:即“焚其次”,烧毁了他的房子。次,舍。

  改立丑未兼艮坤三分,局则犹是养局,而卦爻则变矣,其象为艮下而坤上,是为《谦》卦。《谦》卦六爻皆吉,夫人而知之矣,是以“谦,亨,君子有终。”象曰:“地中有山,谦,君子以捊多益寡①,称物平施②。”地中有山,犹曰地之中有山云尔。象曰“地中有山”,不曰地下有山,诸家谓山居地之下,皆滞③於象者也。而在地理,便曰“山中有地”也。
  山至高,然未尝离地以为高④,而与地相依,更以高成地之厚,以显星体尊贵端严之象,《谦》之象也。241《葬经》曰:“邱垄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夫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葬者原其起,乘其止。地势原脉,山势原骨,委蛇东西,或为南北,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来形止,是为全气。全气之地,当葬其止。”
  艮者,止也。虞翻⑤曰:“艮为多,坤为寡。艮本非多,地中有山,若见为多耳。山高於地,正以益地⑥。”《葬经》故曰:“地贵平夷,土贵有支。”支者,冈阜山垄也。捊者,掬⑦也。平夷既贵有支,正所以益地,故不待掬⑧。然而《葬经》有曰:“目力之巧,工力之具,趋全避缺,增高益下⑨,三吉也。”君子法之。捊多益寡,即《彖传》“亏盈益谦”之义。
  自见为多者,盈也;自见为寡者,谦也。无若虚⑩,受益之本也。一捊一益,失物自取,君子特称量以施,使得其平耳,平则自不盈矣。《坎》五曰:“坎不盈,祗既平⑪。”二至四,体坎也。君子将教一世便归於谦,故有此捊益。先去其自多之见也,多闻多见阙疑⑫,自然无入而不自得⑬,进退自如矣。虽然君子既能捊多益寡於事后,尤能通权变达⑭於事先。
  ①捊多益寡:聚集更多,用来弥补不足。指多多接受别人的意见,弥补自己的不足。捊,读póu。有易学书籍写作“裒”(读póu),聚集,取。
  ②称物平施:衡量实物,以求均衡。
  ③滞:固执,拘泥。
  ④山至高,然未尝离地以为高:山虽然很高,但离开了平地就无法显示高山了。
  ⑤虞翻:人名。三国时期的周易学者。
  ⑥山高於地,正以益地:山比地高,正是用来弥补地的平坦。
  ⑦掬:双手捧,有“捧取”义。
  ⑧故不待掬:所以不必要(人工)堆土了。
  ⑨目力之巧,工力之具,趋全避缺,增高益下:(全凭)敏锐的眼力,具备仪器和人力,避免缺陷,力求完美。托低填高。工,工具,指罗盘。
  ⑩无若虚:谦虚。
  ⑪坎不盈,祗既平:水没有溢出来,只是满了。
  ⑫多闻多见阙疑:虽然见多识广,但有不懂之处,还应存有疑问。指谦虚谨慎的治学态度。
  ⑬无入而不自得:无论处于什么境遇都能保持良好的心态。
  ⑭通权变达:做事能适应客观情况的变化,懂得变通,不死守常规。

  水局癸丁兼丑未养向,不谐玄空,以致水神进退失位,盖由於“晋如摧如”也,以阴居下,应不中正,欲进见摧之象。占者如是,则进退失所。出入无时,莫知其乡①?乡与向通,便当改弦易辙②矣。
  君子於其时,若不先事揆度③更变,虽欲称物平施而不可得,易不云乎:“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庚者庚也,事之变也。先庚三日,丁也;后庚三日,癸也,丁所以丁甯於变之前,癸所以揆度於变之后,有所变更则吉。君子於是乎先更去其丁向,后更去其癸山。
  改指丑未兼艮坤,则玄空水神生入、克入,进退得位矣,便合《谦》之六四:“无不利,撝谦④。”象曰:“无不利,撝谦,不违则也。”诚以君子之谦,非敛手退让不事事也⑤。遇所当为,惟其指撝⑥,盖《谦》与《豫》反对,《谦》之四对《豫》之三,豫则宴安是溺⑦,豫三当上下之际,徘徊而观望,故曰“旴豫⑧”。《谦》则骄泰是惩⑨,谦四当上下之际,擘画⑩而勤劳,故曰“撝谦”。撝与挥通,指挥如意,从心所欲。以谦指撝,则凡有设施⑪,皆退然而就縄检⑫,故不违。《礼》曰:“君子言不过辞,动不过则⑬。”
  《孝经》曰:“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非道不行⑭。”其心不违,自无不利矣。今天下谈斯道者,动辄多过,则皆由志满而气盈,而且满腔异端之说,横梗于胸。纵云率由旧章
  ⑮,无非放辟邪侈,无不为己⑯,以乱伪真,以致至道久已湮没无闻。我亦欲息邪说,正人心,是以言之不足,又长言之,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①占者如是,则进退失所。出入无时,莫知其乡:如果风水师这样做,则进退都找不到理想的方法。进出也没有准确的时间,真不知道定哪个合适?
  ②改弦易辙:辙,车轮轧过的痕迹。琴换弦,车改道。比喻改变原来的方向或方法。
  ③揆度:揣度。
  ④撝谦:发扬谦虚的美德。撝,读huī,发扬,发挥。
  ⑤非敛手退让不事事也:不是缩手退让不办事。
  ⑥遇所当为,惟其指撝:面对事务努力去做,只是常常保持谦虚的态度而已。
  ⑦豫则宴安是溺:豫卦的含义是沉湎于贪图享乐。
  ⑧旴豫:旴,读xū,同旭,早晨日出。早晨起来就忙着玩乐。
  另一种解释:盱豫,瞪大眼睛看,(自己没有一点主见)。盱,读xū,张目。
  ⑨谦则骄泰是惩:谦卦的含义是惩治骄纵。
  ⑩擘画:擘,读bò,大拇指。亦作“擘划”,筹划。
  ⑪设施:展现才华。
  ⑫皆退然而就绳检:均以法度约束自己,礼让别人。退然,退让;绳检,规矩,约束。
  ⑬君子言不过辞,动不过则:君子不能说那些过了头的错话,不做那些过激的错事。
  ⑭原文略:不是先王说过的法度不敢说,不是先王行过的德行不敢行,因此,不合法度的言语不说,不合道理的做法不做。
  ⑮纵云率由旧章:即使说完全依循旧规办事。率:遵循;旧章:老法规。
  ⑯放辟邪侈,无不为己:搬弄是非,胡作非为,没有(他们)干不出来的事情。放、侈:放纵;辟、邪:不正派,不正当。

   

转载请注明:贞吉网 » 翻译《地理度金针》水局壬龙辛水立丁未养向

喜欢 (3)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