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显示在全站导航条下方,非常给力的推广位置

翻译《地理度金针》火局乙龙丙水变立金局庚酉旺向

阴宅风水 昌达空间 990℃ 0评论

   
  如图,龙太祖起在西南,少祖起在东方艮、寅、甲、卯、乙、巽,入首如右旋,作乙木阴龙论,宜配丙火阳水倒右,库窍在戌,是为火局。
  001o.jpg  惟龙祖峙立西南,又未便概作火局论(只有龙太祖耸立在西南方向,否则,就不能一律认定为火局)
  乃变立金局庚酉旺向。庚酉之宫,为火局龙水死绝之乡,可谓“绝处逢生,以死化旺”。拨来水於巽巳、丙午,为火局乙木、丙火龙水生旺之神。巽巳宫位,乃金局庚酉旺向①,长生印绶吉神。绕丁未、坤申会合到堂,亦向上冠带临官水,生旺互用,玄窍相通。书曰:“庚向水朝流自坤,儿孙必定出公卿。”拨去水於戌乾亥出口,庚禄在申,寅午戌马居申。巳酉丑马在亥,乾为御阶,双双禄马上御阶。水口在辛戌,乃金局衰位巨门,利有攸往。此火局中变格之最吉者。经曰:“丁换丙,丙换丁②,火气相须而不疚(贫穷)。”此正格也。
   ①巽巳宫位,乃金局庚酉旺向:“斗牛纳丁庚之气”。丁帝旺于巳,庚长生于巳,所以,有此说。
   ②丁换丙,丙换丁:火局丙火阳水与金局丁火阴龙相互转化为用。

  湖上觉公曰:“此局如乘卯气,向上又见申水逆朝,以及申峰矗立,则当立庚兼申向。”一则谓之迎官就禄,一则可以化煞生权。但庚上玄空五行属土,难合水神进退得位,而且申向不宜多兼,多则犯差宫错度,是又非(这又不是)尽善尽美之策,用特志之(需要特别指出),以示此中趋避之难。假如不乘卯气,申峰并不巉岩(chán陡而隆起的悬崖),申水亦不冲射。则《玉尺经》有言曰:‘庚申朝堂,腰悬金印’,则仍当配立庚酉旺向为是。
  此局此向,最难配立向指(准确的朝向度数),而又难於分经,皆由於煞之难避也。讵知竟由卦气使然(怎知道竟然是因为卦气导致的结果),局系火变,来厯(lì堪舆中所乘之气)已受克制。其象离下兑上,其卦为《革》,易曰革:“巳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彖》曰:“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巳日乃孚,革而信之,文明以说,大亨以正,而当其悔乃亡。”
  按:革,改也,更也。《吕览·执一》(吕氏春秋)传:“天地阴阳,不革而成。”《书·尧典》:“鸟兽希革”。革者,变革也;己日乃孚者,离纳己,卦下体离,故为己日。《汉书律•历志》:五六乃天地之中,戊己入中宫,当五六之位土也。《系辞》:“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五位相得而各有合。”
  甲己合而化土,土是以不入方隅(土因此不配入八方)(革)卦之三四五互乾③,乾纳甲,甲与己合。己土也,土於五常主信。将有改革,必先示之以信。
  顾亭林④曰《少牢•馈食礼》:“日用丁巳。”注:“必用丁巳者,取其自丁甯(nìng)自变改,自即自己也,是自己先有改革之心,然后斯有更革之义。己日者,信孚於人之日也。”故曰:“巳日乃孚,三四五互乾。”《彖》之有孚,三四五皆言之,明甲己合土而信孚也。盖取土能克水,而免水来克火。《传》曰:“水火相息(灭息和生息的演变过程)”兑为泽,泽则水所钟,故以水言息(因此才说用水来把火熄灭)。与《孟子》“日夜之所息”同义,谓代嬗(shàn演变,更替)也。一岁之内,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一日之内,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寒暑昼夜之代嬗。即水火相息之机,其相息即相革也。《荀子》“金革辔靷(pèi yǐn御马的缰绳和引车前行的皮带)而不入。”谓革甲也。
   ③卦之三四五互乾:革卦三四五爻全阳,互为乾卦。
   ④顾炎武,明末清初的地理学家。

  相革为相灭。火本就燥,泽本润湿,燥湿殊性(性质不同),不可共处。若其共处,必相侵克。然则此局震既畏申煞,坤方畏卯煞为“反畏”。动辄犯煞曜之侵凌,岂非卦气变革使之然哉?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者,二女之志。
  “火动而上,泽动而下”《睽》言之矣。在《暌》上者上,而下者下⑤,背道而驰,止为“不同行”。在《革》上者下,而下者上,争途不让⑥,则为“不相得”。不相得,则我欲革彼之为,彼亦欲革我之为,故为革。
   ⑤火泽睽卦,离火在上,火性上浮;兑泽在下,水性下流。
   ⑥泽火革卦,兑泽在上,水性下流;离火在下,火性上浮。在上与下的过程中,相互作用,互不相让。

  《素问•五常政大论》曰:“火见燔焫(火一旦fánruò焚烧),革金且耗(不但溶化金属,同时也消耗了自身的能量)。”酉属金,酉即兑也。兑为泽,泽下有水,原能制火,无如金业已先被火耗(怎奈金已经先被消耗了火的能量)
  革与格通,则二人格格不入,其又何能相得哉?事理之常:“穷则变,变则通”;地理之道:“动则变,变则化”,事故有不能不革者,然非有“己日之孚”,则欲革而人不从,况天成形势,虽欲更改而革,窃恐革之无可革也(我担心想改革,也没有办法改革)。是非有离之文明,兑之说,体乎元亨利贞之德,不可革也?抑或革而未当,则旋革而旋悔者有之,岂徒人有不孚(不相信)?抑亦已先有不慊(qiàn满足)矣,故必革而信。革而当,然后乃可以革而悔亡。
  《左氏•襄公十四年传》曰:“失则革之,革者改其旧,而新是图,革之时义大矣哉!”
  今有调停更革之法。经曰:“酉庚辛乃可双行,丁换丙,丙换丁,火气相须而不疚(缺陷,贫穷)。盖辛乃珠玉之金,丁乃炉中之火,火炼秋金,铸作剑锋之器。大凡铸金受范(用模子浇铸,使之规范)之后,必须以水淬之,其色方白。(淬)《说文》:“灭火器也。”《韵会》“淬音倅。”《徐曰》“淬,剑烧而入水也。淬与焠通。”
  《前汉•天文志》:“火与水合为淬。”王褒《圣主贤臣颂》:“清水淬其锋。”惟炉中之火,铸金成器,必籍口吹。兑为口,兑居酉位,酉即兑也,改立辛兼酉向,用平分辛酉所对缝针丁酉分经,正针尚在辛位,丁酉亦尚在先天酉宫所主之度。辛上玄空属水,来水一派生入、克入进神,而且不乘卯气,无虞(不用担心)申煞。乙山辛向,坤又纳乙,龙由巽入首,巽又纳辛。经曰:“震庚犹如夫妇,见辛亥而又文武双全。”巽见辛,辛见巽,两乘妙用。而且酉向加辛,谓之迎官就禄。究竟只须如此一转移间(推究起来,只需这样简单的一转方位度数),则此前之扦格不入,格碍难行,无不由此一变革而途途是道,众美毕聚矣!
  可见,凡事当革而革,必求其至当而后可革。若盘庚之迁殷(犹如盘庚迁都安阳),周公之告多方士(周公也请了很多风水师。告,请),皆反复丁甯(都再三地叮咛)。至於再,至於三(至于盘庚迁都好几次,经好几次检验),皆以期其信孚也(都是期望他相信啊)
  盖以我之诚意,深入於人心。人之信从,自不拂(bì违背)於吾志,而遵道遵路,有向方而无越畔(越过某向的范围),则何不可革之有?是以《革》之九四:“悔亡有孚,改命吉。”象曰:“改命之吉,信志也。”凡三四两爻,出下体而入上体,皆当改革之交。而革之所以为革者尤在四,盖六四为《既济》。九四为革,以九四易既济之六,则水火相息之义,即寓其中也。且《既济》至四,渐以败坏,亦有不得不革之势。《革》以九四易之,是革而当革者也,革而当(合适恰当的改变),故《彖》之悔亡,四得专之,己日乃孚,天下信之久矣。
  《葬经》曰:“是故,君子夺神工,改天命。”故改酉兼辛向,改用丁酉分经,皆由反复叮咛,至於再,至於三,夫然后为所欲为,无不如志也,是成革之体。在此一爻,成格之地,在此一改,至初至三,革道已成。故四维日悔亡,有孚改命也。
  因有此一改,是以元亨利贞也。

  

转载请注明:贞吉网 » 翻译《地理度金针》火局乙龙丙水变立金局庚酉旺向

喜欢 (4)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