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显示在全站导航条下方,非常给力的推广位置

翻译《地理度金针》总论火局阴龙阳水到右局

阴宅风水 昌达空间 735℃ 0评论

   如图,龙太祖、少祖起在东方—–寅、甲、卯、乙、巽之间,一派东龙行度(运行的度数)。五龙不拘何一龙入首右旋,俱作乙木阴龙论,宜配左旋丙火阳水,倒右库窍在戌,是为火局。

61189577_1.jpg

  龙水之生、旺,从寅甲发源,则水生而龙旺;乙辰、巽巳之宫,则冠带、临官之位;丙午方乃龙生水旺之乡。《葬经》所云:“朝之大旺,是也”,会合同归本库。本库者,自库也。《经》曰:“自库乐长春”,此言火局龙水阴阳配合道理。
  夫龙水阴阳配合之道既已详明,则龙水生、死、衰、旺之理,亦宜讲求。所求维(关键)何?求得一向使之向生向旺,便可不衰不病不死,求则得之,不求则不得也。《青囊经》曰:“识得阴阳玄妙理,则知衰旺生与死,不问坐山与来水,但逢死气皆无取”。逢者,向也。
  自养至旺六宫为生边,要知养生官(临官)旺,曾如金谷之园,龙宜从此而起,水宜从此而来,向宜从此而立。
  《玉尺经》曰:“生水朝堂,螽斯千古(比喻子孙兴旺)”,盖专指“生向、养向”二局而言也。但是,生养二向必得阳龙,方可配立也。
  《经》又曰:“旺神聚局,食禄万鈡(聚集)”,盖专指“旺向、墓向”二局而言也。但旺墓二向,亦必得阴龙,方可配立也。
  一卦管三山,三八二十四山,合而言之,共四十八向,惟是向虽多,除养、生、墓、旺之外,竟别无可以配立之向!
  若夫自衰至胎六宫为死边,要知死、墓、绝、胎乃是泥漓(湿地)之地,水宜由此而去,龙宜由此而归,向不可由此而立。如见此方有水冲来,不但瘟*(病huáng)灾祸,更应缢颈投河。
  是生边尚有生、旺、养三宫可以立向,而死边仅得墓库一宫,向可以立。则知生边、死边共十二宫,两边合而计之,只有生、旺、养、墓、四宫可以立向,其余八宫均皆难以配立。曾(曾文辿)述杨(杨筠松)传之言,谙谙告诫之曰:“但逢死气皆无取”,言无取死气而向之也。犹复恐人不明斯旨,故复申而言之曰:“江南龙来江北望,江西龙去望江东”。望者,向也。言各局之生旺,当旺而向之也。所以复又曰:“请验一家旧日坟,十坟葬下九坟贫,惟有一坟能发福,去水来山尽合情”。盖言要合“向生向旺,向养向墓,所向而各得其情也”。
  经言“逢者、望者、验者”,皆指向生、向旺、向养、向墓而言也。舍此四向之外,余皆无情,不可向也。如或向之,则徒取死气耳。《青囊》故又曰:“认龙立向要分明,在人仔细辩天心,天心既辩穴何难,但把向中放水看”。此处“天心”二字,非徒指局前天心十道无偏之谓也。天地之大德曰生,盖天以好生为心(核心)也,言天心不可违悖。背生背旺,则直徒(完全)违悖天心也。
  天心,可以挽回。向生、向旺,则天心必可挽回也。《经》故又曰:“五行若然翻值向,三合连珠莫相放”。凡此皆教人配立向指(同旨),要迎生迎旺可也,迎养迎墓亦可也。迎者,逢也;望者,向也。逢衰、逢胎、逢沐、逢绝、逢死,皆无取也。今之庸术,明此理者,吾未尝得见也。盖有之矣(即使有地理名师),唯有俟(sì等待)候异日。
  湖上觉公曰:“以上所论,乃龙观入首,水看源头。昔者笃公刘(人名),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即此法也。”黄石公(人名)、《青囊经》、郭(郭璞)本《葬经》、杨传《青囊》、陈抟(宋初理学家)《玉尺》,言虽异旨则同。
  夫葬,以左为青龙,右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此前后左右之四兽,皆自立穴处分之。《葬经》曰: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训頫(fǔ低头),形势反此法当破死。言四兽各有本然之体段,反此则不吉矣。故虎蹲谓之衔(xian,口中叼着)尸,龙踞谓之嫉主,玄武不垂者拒尸,朱雀不舞者腾去。
  夫以砂为龙虎者,来止迹乎冈阜,要如肘臂,谓之环抱。盖平洋大地左右无山,以为龙虎止有高田沟夹,故当求冈阜之来踪止迹,於隐隐隆隆之中,却要宽展如人之肘臂,腕内有情。《明堂经》云:“堂中平夷,自为垣局(罗城),一龙一虎,如规之圆”,言其形如规车旋转,自然团簇环抱而活动也。
  以水为朱雀者,发源生旺之水,朝於明堂前朱雀之位,衰旺系乎形应,忌夫湍激,谓之悲泣。水在明堂,盖以其位乎前,故亦名为朱雀,若池湖洲潭,则以澄深莹净为可喜。江河溪涧,则以屈曲之玄为有情,倘帘劫箭割,湍激悲泣,则为凶矣。《玉尺经》曰:“纵横似织,方知眷恋之情。汇泽如湖,仍辩来宗之势。九曲入明堂,石崇(人名,山西富贾)富贵。一浤(hóng波浪汹涌)如箭射,伯道(邓攸,七岁丧父)孤寒”。是故,流神合法者,龙体方真。
  由是观之,则水之取用关系乎形势之美恶也。盖有是形,则有是应,故子孙之衰旺亦随之,乃相感而应之理。
  别有一宗磜(qi砌,台阶)鼓咚咚,閧(hong哄)如擂鼓声者,得之反吉,又非湍激悲泣可比。凡此言地之衰旺系乎水之形应,虽然迎则应矣,苟无法则印证于其间,又奚能知何者为旺?何者为衰?然而,《葬经》有言曰:“朱雀发源于生气,派于未盛,朝于大旺,泽于将衰,流于囚谢,以返不绝”。气者,水之母。有气斯有水,川流不息谓之长,发育万物谓之生。长生水法,本乎此。
  长生水法可以验衰旺囚谢也。惟是水之始生,亦犹人之初生,怀胎十月,乳养三年。溯(追溯)其出生,俗有洗三之例,沐浴之名,由此而来;孩提之童,葆(保持)其天真,及其稍壮,授以冠带,蒙以养正(《易·蒙》,童年开始,就施以正确的教育),乃圣功也;待其壮旺,朝觐帝阙(京城,借指皇帝),授以临民之任,故曰临官。
  顾名思义,天长地久,天地之大德曰生。水之既旺,源远流长,孳生万物,长生之号实足当之。水看源头者,原其所始(勘察河流从哪儿来)。水之流行者,实生气之所为也。生气升而为云,降而为雨。山川妙用,流行变化,势若循环,无有穷已,所以成其为长生也。堪舆要诀,山与水相对而已。是故山之与水常相体用,不可须臾(yu)离也。
  派者,水之分也。朝者,水之合也,即江汉朝宗之义。夫水之行止分澑(liū)始于一线之微,此水之未盛也。小流合大流,流渐远而渐多,亦渐多而渐长,而至于会流总瀦(zhū水积蓄)者,此水之大旺也,盖水之会犹山之始,山之始犹水之会。故曰:“水之旺,即龙之生;龙之生,即水之旺”。
  能知水之大会,则知山之大聚。而龙水之生旺,亦会聚於一隅矣。推其所始,究其所终,离其所分,合其所聚,钟灵毓秀(钟,凝聚。毓yu,养育。凝聚了天地间的灵气,孕育着优秀的人物)之气,萃聚於一穴,置之心目之间,胸臆之内。总而思之,则大地无从而逃,地理可一贯而尽(用一种道理贯穿于万事万物)矣,且夫禹贡(治国安邦的一部古书)之载九州,其大要(概要)则系於“随山浚川”(禹贡所图之地图,大意是依据山脉走势,疏导河流)四字,如导弱水,导河导漾之类,皆水之未盛也。如入於河,入於江,入於海者,皆水之大旺也。以其大势考之,则山之起於西北,自一而生万物也。其生,岂得谓之不长哉;水之聚於东南,合而归一也。其源,岂得谓之不远哉。禹贡举天下之大者而言之,今则始於近,而终於远。自一里而至十里,由十里而至于足迹之所能及,推其山之起止,究其水之分合,是亦小禹贡也。
  《玉尺经》曰:“冈陇平原之分别,犹体骨肌肉之相附。肌肉丽於骨外,血脉行於肉中。知血脉流动之情,见肌肉荣枯之理。是故,众水趋归东北,而庚丁之气施生(庚丁同墓于丑);群流来向巽辰,而辛壬之龙育秀(辛壬同墓于辰),甲卯成胎,不食酉辛之气,午丁生息,岂乘坎癸之灵。观众水之交襟,而雌雄乃见”。
  察万山之平陇,而首尾当知,纵是回头顾祖之龙,岂脱父母本生之气。故顺水直冲而逆回结穴,方知龙段之真。若还逆水直冲,而合襟在后,断是花假(具有穴形而无生气的穴地)之地。乾源旷野,铺毡细认交襟,极陇平陂(bēi不平之地)月角(人的右额)详看住结,泽谓陂泽(湖泽),诗(诗经说的)彼泽之陂(小河对岸的池塘),注云:水所钟聚也。水既瀦蓄洲停,汇泽如湖,则水势已杀(消减),故曰衰。流於囚谢者,水盈科(水充满坑坎)而后进,则其停者已入,溢为余波,故曰谢。自衰至胎六宫,皆为囚谢。囚者,拘也;谢者,退也,盖当拘而使之退也。以返不绝者,长生之气不息也。
  昔人,有《十二宫水神断》,词虽鄙俚(粗野;庸俗),理实透澈,录之以作触目惊心之一助。其论衰方断曰:“衰方管巨门星,学堂水到发聪明,少年及第文章贵,人旺年高金满盈,出入起居乘驷马,宴游歌舞玉壶倾,旺局总宜来则吉,去须弯曲更畱(留)情。”
  又病死方水断云:“病死二方水忌来,天门地户不为乖,更有科名官禄显,水若斜飞怕火灾,损妻毒药刀兵祸,脚软疯痴女坠胎,定主其家遭此病,瘵(zhài)(肺结核)蒸骨瘦形骸”。
  又墓库水断曰:“墓库之宫怕水临,破军流去反为贞,阵上扬兵文武贵,池湖关蓄福如春,面前直去家资薄,欠债经年不了人,水来充军千里外,三男二子绝凋零”。
  又绝胎水断云:“绝胎水到不生儿,无孕无男绝后根,纵使胎生不养育,夫妻父子各分离,水洪妇女多淫乱,水小私情暗地期,此方只宜为水口,禄存流尽佩金鱼”。
  又有沐浴一位,系五行败地,来去均有玷(缺点),断曰:“沐浴水来犯桃花,女子淫乱不由她,投河自尽随人走,血病官灾破败家,子午方来田业尽,卯酉流来好赌奢,若还流破生神位,堕产风流戴枷锁”。
  疑问:此处只提到四阳干的沐浴方:甲沐浴在子,庚沐浴在午,丙沐浴在卯,壬沐浴在酉。没有提到乙辛丁癸四阴干的沐浴方。《地理五诀》把四阳干看作水,四阴干当做龙。本文作者则是根据地理的具体情况,阴干和阳干都有做龙和做水的机会。既然这样,《水法·沐浴决》也应该把四阴干的沐浴方编成诗句,说出来。可见风水地理就是一锅大杂烩。
  《青囊经》曰:“当看明堂与朝水,大小文库俱得位,截定生旺莫教流,直流直射家业退,射破生方定少亡,冲破旺方财俍(liáng同浪)荡,文(沐浴)若来时儿女乱,库方来到定为殃”。
  《玉尺经》曰:“龙穴之美恶从水,犹之女人之贵贱从夫。故砂虽吉而水凶,从(纵)生百恶。穴虽凶而水吉,尚集诸祥。”
  欲知龙穴之吉凶,须看水神之出入,来凶去吉,谁识避凶之法?来吉去凶,孰知趋吉之方?是则地理之道,首重龙水分清阴阳,辨别库窍,详流出入,渊源宗派皆本乎此,即本诸相其阴阳,观其流泉也。
  《经》又曰:“一诀千金,八神精义”。八神者,乙、辛、丁、癸、丙、壬、庚、甲八龙也。八龙分火、水、金、木四局。四局有四库,《经》所谓“乙丙交而趋戌、辛壬会而聚辰、斗牛纳庚丁之气、金羊收癸甲之灵”。
  一诀千金,一者太极也,金者金龙图也。太极分明必有图。太极何必有图?四大金龙图也。四大金龙者,即一诀千金也。是故,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
  吾今一以贯之,演成火、水、金、木四局金龙图说。兹因首论火局乙木阴龙,故穷原竟委(探求事物的始末),不厌缕晰而详言之。夫乙木生午旺寅,丙火生寅旺午,所谓龙之旺,即水之生;水之生,即龙之旺,戌为火库,此为阴阳正配,玄窍相通,是以乙丙交而趋戌也。所有火局龙水合法失度,以及过错反库等弊,俱详丙火阳龙总图之后,详参可也。
  陆象山(人名,即陆九渊,南宋理学家)夸美(夸奖称美)张子微(人名,宋朝理学家):“破生旺辟(驳斥)天星宗庙,皆合正理”。又曰:“子微析而辩之,尤有意味…..”宗庙之说非矣,辟之诚是也,生旺岂可破乎?吾知子微自趋於杨墨(杨朱与墨翟),而不自觉也。近世脏术,多用《灭蛮》(灭蛮经)宗庙五行,配以生旺囚谢,而复加以北斗七星,天罡太乙等说,或袭蒋大鸿玄空,艳谈元运,或拘用五姓(宫、商、角、徵、羽),配以卦例,种种放辟斜侈之说,横行於天下久矣,以致斯道正宗传派淹没无闻,是以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到死而学问不被世人称颂,君子引以为恨)
  世之仁人孝子,寻常(平时)以斯道为鄙事,而莫之问。一旦有不得已而用之,则茫然不知所谓,徒凭庸术俗巫,如簧如流之口,不知若辈(那类人)乃憸(xiān奸邪)邪小人,能以诡譎(jué欺诈)小数,故神其说。或密探往事,兼以他术两为之说,幸中未来。人不知其本原,以为祸福之权,或出其手,因委心(放心)而听命焉,使之立宅,则生者不得安其居;使之作塜(péng坟),则死者不得安其葬。
  余少时,尝见有谈地理刻应祸福者,一若(仿佛)应验如神,及观其所下之穴。十坟葬下九坟贫,而心窃疑其妄(暗自怀疑他们在胡扯),然亦不能穷其所以然之故,固尝百计求之。及得其说,始信其伪。江湖上谓之拨堆。行术能通是,则名为亮眼。每观其售术之际,举止态度,深有可笑者。望之则有矜夸之色,问之则为骑墙之语(比喻理论不明确,左右都可以)。或恣纵而大言,或禁秘而不答。是皆不过以祸福驰聘,耸动视听而已。或用之验旧扦新,立宅改路,开门放水,则必以左道(邪门旁道)为之区处(筹划安排)。言某日当进财,某年当受禄添丁,其言似若可信,故使世之贪富贵,泥(迷信)祸福者,争相趋慕而信用之。虽聪明之士,亦不免为其所愚弄,智者观之,则其谬妄有不可掩者,益信(更加相信)蔡季通(人名,字元定,风水师),以若辈(这类人)尽皆憸邪诡谲小人,其言不为诬也。
  近今之世,持此术以欺人者,略有数端。一为壬辰诀,名曰玄空大卦起挨星,皆用回环考其真,一为一坎甲午亥,必录壬巽寅,两法依稀仿佛;一为张心言(人名,著有《地理辨正疏》)辨正疏,鼠窃邵子(人名)圆图,颠倒错乱,布成无许小图,名曰九宫行运图。一为将推紫白,起挨星看门路之法,即以之为推三元之运。凡此皆食蒋大鸿余唾,不值一哂(shěn讥笑)!再用天元五歌,天星选查之法,便可沿门托缽,到处欺人,惑世诬民。害人便是害己,罪魁在蒋,厥罪惟均(他们的罪行都一样)!又有执三合盘者,不知“五行若然翻值向,三合连珠莫相放”,专用地盘立向,坐下起生旺,凡此皆害人尤甚者,今故详述其弊,使后之习斯术者,不可不慎。复使后之葬者,亦知从事乎断验小数之无补,而必求地理之正宗之良师,则於孝子仁人之用心,少有鉴焉云尔!


转载请注明:贞吉网 » 翻译《地理度金针》总论火局阴龙阳水到右局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