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显示在全站导航条下方,非常给力的推广位置

风雨中飘摇的大树(十五)

纪实小说 昌达空间 843℃ 0评论

    1979年末,农村土地推行家庭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包产到户”,这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农村最大的变化。有了自己那二亩三分田,消极懒散的农民一下子焕发出无限的激情,生产队的大钟逐渐沉寂下来,劳力们整天忙碌在自己那块土地里。

14.jpg

  父亲在部队落下的老胃病,二十多年来,不断地摧残着他那虚弱的身体。但是,父亲也想让我和弟弟过上与其他孩子一样的日子,他整天捂住胸口,忍受着无休止的疼痛,在外奔波。
  生产队为了活跃经济,联合大队,由父亲牵头,带领同村的几个社员前往东北贩牛,一去就是一个多月。那段日子,父亲只好把弟弟留给奶奶照管。每逢即将下学的时候,我不得不暗自合计:今天中午做什么饭?
  学校离家只有二百米。放学铃声一响,慌忙跑回家中,洗手和面。多么希望也像别的孩子一样,回家就能吃上一口现成的饭菜,但是,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我深深地理解父亲。
  伯母成了做饭老师,抽出空就站在我的身边,笑呵呵地指点:“擀面条要少点水,多搅动,先把面搅成蒲穗,然后,手沾水,再用力和在一起,之后,盖在盆里墒二十分钟,擀出的面条筋道又不断。”
  “墒二十分钟?”我不太明白。
  “嗯。面不墒不筋道。要是烙油馍,就得多倒水,少搅动,把面和的软软的,油馍起层多,烙出来才好吃。”
  “河南的饭做起来真费事!”
  伯母笑笑说:“你都十四五了,再过几年,娶个媳妇,就不用你做饭了,呵呵。”
  我脸红红的,不吱声。
  

KM1.jpg

  1982年秋季,按照上级要求,相继撤销村办的二年制初中,扩建乡办初中规模,统一全乡初中生,集中教学,并将初中二年制改为三年制。
  我的骨子里渗透了北方的风俗习惯,环境的改变,给我的学习带来了不小的障碍。还好,初一的班主任是莫光辉,与我们是世交,在他的推荐下,我才得以到乡初中二年级就读。
  乡初中坐落于张店乡南街路西。走进校门,大喇叭随风飘来《军港之夜》的优美歌声,校园绿树成荫,左侧是自行车停放处,右侧是一个偌大的操场,走进二门才是一排排教室。我和同村的张文艺、胡爱民、王福利被分在二年级二班。
  母亲走后,我的个头随着岁数的增长,棉裤棉袄相继过时下岗,随之而来的是一件件破旧的单衣。天气冷,就多穿几件套在身上。也不知道爷爷从哪儿弄来一件蓝色小大衣,自己不舍得穿,送给了我。小大衣的前脸就像秋末的棉花地,处处绽放出白乎乎的棉絮。虽说破了点,穿在身上还是蛮暖和的。
  贫穷的日子,阻挡不住我体内奔流的青春热血。我梳着大背头,穿着一件破大衣,一口轻柔拉音的东北话,招来老师异样的眼光和同学们的好奇。
  或许我穿着破旧,或许我个子偏高,座位总是分在最后一排。
  那天晚自习做完作业,我胡乱地收拾好书本,浑浑地抬起头,发现教室里只留下我和右前排的一个女生,她正痴迷地注视着我,两汪清水似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留露出无限的深情与甜美,我们的视线碰撞在一起,似乎是一种心扉的共振,我呆呆地停住了脚步。教室里静的出奇,我唯恐她听见我的喘息声。室外偶而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这短暂的瞬间,她润脂般的脸庞骤然间泛起微微的红晕,微闭丹唇,扭过脸去,赶忙从抽屉拿出课本,默默地看了起来……
  她叫穆少兰,中等个头,扎两条短短的小辫子,那件小领红花上衣和她的名字一样,从来没有换过,嫩白的玉颈下,领口扣的严严实实,软软的布料穿在她身上,显得整洁又朴素。蓝色直筒裤,方口黑布鞋,在她身上透露出女性文静典雅的东方美。
  沉静片刻,只见她捋一下耳边的青丝,抬头睁开朦胧迷人的大眼睛,似乎郑重其事地问我:“我的风油精,你见没有?”
  “什么,什么是风油精?我没见啊。”我有些诧异。
  “下午,我,我放在斗里了,怎么就不见了?”嫩玉般的手握着一支钢笔,不经意地在她那红润娇脂的脸颊上轻轻摆动。
  “你在找找。啥是风油精,我都不知道。”
  “是一个好看的小瓶子。”她若有所思地望着我,似乎我知道那东西的下落。
  “风油精是什么啊?”
  “风油精能防止瞌睡,还能驱蚊虫哩。”她说着,在斗里翻找起来。
  我想起来了,她身上曾经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清香气味,很可能就是风油精。我慌忙向前迈两步,说:“不会掉在地上吧?”
  “找过了,没有。算了,不找了。”她又看了看我,捋了一下额头的青丝,坐下收拾作业。
  我匆匆出了教室,向寝室走去。那一夜,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她竟然认为我偷了她的东西?还是……不得而知,内心荡起无尽的涟漪,勾引出无尽的遐想。
  

13.jpg

  新校生活,陌生而又新鲜,似乎一切都孕育着无限的美好。可惜自己的家庭条件不好,过早地失去了母爱,父亲一个人支撑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又当爹来又当妈。可怜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不比别人的孩子差,省下口粮,尽量给我多准备些白面,免得在学校忍饥受饿。
  那天中午,我打上一碗亢稠的玉米糁,夹点咸菜放在上面,独自坐在大杨树下,侍奉那经常空碌碌的肚子。
  忽然,寝室门口传来似曾相识的说话声。我应声望去,那人五十来岁,瘦瘦的身材,正和我们班的穆少兰说话。几乎与此同时,那人也看见了我:“伟,不认识我了?”
  我愣了一下儿,眼前一亮,说:“咋不认识?!邹大夫,”慌忙站起身,迎向前去“是你把我的眼睛看好的,哪能忘了?”
  “呵呵,两三年你还没忘?”
  “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我永远都不会忘!”知恩不忘是我们的家训,我语气很坚定。
  
  时光倒回四年前,在一场眼病的折磨中有缘与邹大夫相识。
  1978年夏末,我的眼睛越来越模糊,一见阳光,就流泪。
  二姐的婆婆崔老太太,六十来岁,住在村中心的一所老房子里,是村上出了名的百事通。左邻右居谁家遇上了夜哭狼、孕育出生日期、龙胎凤女看性别、小病杂活,她都有办法。
  父亲把我领到崔老太太家中,求她治疗。老太太看到我那双红肿的眼睛,嘴中不住地“啧啧”起来,慌忙戴上老花镜,一只手扶住我的额头,另只手绷开我的眼皮,惊讶起来:“咦—-你瞅瞅,眼皮里多少白点,孩子能不磨呦?”
  “他妈走的时候正是六月天,孩子兴许是哭的了。”父亲挪了挪凳子,摸着我的头。
  “啧啧,没妈的孩子,可怜呐,”老太太嘟哝着,慢腾腾地拿出一枚做针线活的小针,划根火柴,烧一下尖尖的针头,针尾余线牢牢地绕在食指上,慈祥地望着我,说:“乖,坐下,不疼,一挑就好啦。”
  她翻开我的眼皮,嘣嘣地挑起来,我疼得难以忍受,失声大叫。
  老太太看我叫的厉害,停住了针,对父亲说:“孩子是沙眼,里边都是小疙瘩,不挑可不中!”
  “怪不得天一热,就害眼。”
  “恁在东北那时候,天冷;咱这儿天热,就容易害眼。”老太太解释我害眼的原因。
  “不挑可不中啊,乖,”老太太说着,又划根火柴,烧了下尖尖的针头,一只手捂住我的额头,哄劝我“来,孩子,再挑两下就行啦。”
  我执意不再挑,父亲双手抱紧我的头,呵斥道:“别动!”
  一针,一针,似乎刺入我的心,我大声尖叫起来。
  双眼被执行了酷刑之后,当时减轻一点,过几天依旧不敢睁眼,一见强光就流泪,肿胀发磨,似乎越来越重了。
  

10.jpg

  大姑家住李村的社会主义新村。新村建在一道岭脊上,搬上去的住户,几年来相继死了好几个年轻人,大姑搬到新村后,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逢到连阴雨,一条胳膊就痛得抬不起来。人们传言新村的风水不好。那年秋末,姑父(姓李,名贵生1921.9.23–1980.10.20)从南山领回家一位江湖医生,那位医生自称擅长针灸,治疗疑难杂症有奇招。
  一天午饭后,父亲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带我去姑姑家求医。我用手打着眼罩战兢兢地站在一旁,不知道又会用什么酷刑治疗我的眼病,心里发憷。那位江湖医生搬住我的肩头,仔细看了一会儿,说:“不敢见光,感觉发磨,是不?”
  “嗯,见光睁不开眼,磨得可疼。”我眯缝着眼,看到那位江湖医生瘦瘦的身材,瓜子脸,五十来岁还没有胡须,上身穿一件板正的军干服。
  “唉呦,你看孩子成啥样了,再怄(推)下去,书就念不成了,”江湖医生告诫了父亲,又问我“几年级了?”
  “四年级。”我说。
  “马上念初中哩,可不能耽误啊!”
  “挑过一次,孩子嫌疼。其实,我也担心用针挑。”父亲对医生说。
  “针挑?可不敢。炎症大,就麻烦了。”医生郑重地说着,站起身,示意父亲抱稳我的头,仰起脸。
  我心里怦怦直跳:“疼不疼啊,咋治哩?”
  那位医生微微一笑,语气淡淡地告诉我:“别怕,这不是用针挑,一点都不疼,呵呵。”说完,张开嘴对准我的一只眼睛吸起来。头两下没有痛的感觉,最后一下有些难以忍受,我紧张起来。只见他转身吐了一口紫黑色的鲜血,对父亲说:“你看看,眼睛里多少死血。”说着,张嘴对准我另一只眼睛,又是一口血。
  姑姑赶忙端来一碗清水,那位神奇的医生漱漱口,搽搽嘴,脸上露出一丝轻松,对父亲说:“行了,再开一剂药方,”说着,掏出一支圆珠笔,不假思索地写出一剂方子,递给父亲:“到药铺配齐,打一斤白酒泡个六七天。一天抹两次,不出二十天,估计就好了。”
  我慢慢睁开双眼,左右看了看,真神奇,竟然没有发磨酸痛的感觉了;望望外面,眼前的世界清亮了许多许多。
  “眼睛轻松多了吧?”医生微笑着坐在我的面前。褪色的蓝色军干服,整洁板正,头上梳着十分讲究的三七分,瘦瘦的瓜子脸黑黝黝的,高高的鼻梁,稀疏的几根胡须不细看几乎看不见,嘴角两边的纹线就像一个大括弧,突起的喉峰伴随着他的讲话做出相应的动作。
  “嗯,不磨了,也不觉得(光线)刺眼了。”我真高兴。
  医生指指父亲手中的药方,告诫父亲:“这药,毒性强烈,只能抹眼圈,千万不敢弄进眼里。”
  “怎么强烈啊?”我天真地问。
  “怎么强烈?”那位医生神秘兮兮地重复了一句,慎重地告诉我“十几味中药,放进白酒里泡七天,假如把药水倒在铁皮上,不出三天,铁皮就会被钻出小孔!”
  父亲既惊讶又高兴,一脸的兴奋劲,邀请医生到我家做客。
  那位医生说:“不用了,给老姐的胳膊治好了,我还要到我大姐家。以后有机会一定去!”
  “大哥贵姓?”父亲问。
  “我姓邹。”好像怕我们弄不清楚,又解释道“不是周恩来的周,是邹家华的邹。老家是南山的。”
  父亲很真诚,站起来握住医生的手:“我姓杨。有机会一定去马村坐啊。”
  “一年三百六十天,三百天我都在外面转,肯定会去的!”
  “不知你大姐家,住在哪儿啊?”父亲问。
  “不远,鲁山城东刘庄的。我都一年没有去过了,趁这个机会去看看她。”
  我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回家后,把那药水涂抹在铁文具盒上,几天后,本就光滑的铁皮,果然被腐蚀得粗糙不平,坑坑洼洼。
  不到十块钱,令人痛苦不已的红眼病用简单的方法竟然彻底治愈。
  父亲常常教诲我的那句话,铭记在心:“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永远不能忘!”
  那一天晚饭后,父亲闲来无事,转到北街老张家,对爷爷谈起这事后,爷爷说出一堆让人似懂非懂的总结语:“人间轮回,祸福总有定数。与邹姓有缘,也是前生注定啊。”
  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现在回想起爷爷说的话不无道理,今天在学校竟然遇到了邹大夫。
  邹大夫满脸欢喜:“啊,好好,和你父亲一样啊。”
  少兰扭过身来,闪动着大眼睛瞥我一眼,微微一笑,告诉邹大夫:“我们一班。”
  “你们俩一班啊?”邹大夫重复一句,欣然地向我介绍“小兰是我的外甥女。”
  四年前那短暂的治病奇迹,至今我记忆犹新。我顾不得多想,一边应承着,一边把碗放在砖头上,热情地说:“邹叔,您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买饭去!”
  没等邹大夫开口,少兰抢先回答:“我舅舅吃过啦!”
  邹大夫微笑着扶住我的额头,认真地看了看,风趣地说:“我吃饭你就不用管了,哈哈。眼睛没事了吧?”
  “这几年都没有害过眼,全好了。谢谢您呀,邹叔!”我拘敬地表示谢意。
  “嗯,好好。我知道,”邹大夫黝黑的脸颊泛起惬意的笑容“去年在你家,我听你爹说了。”
  “你去我家了?”我有些惊喜。
  “你上学没在家。你爹是一位实在人。”
  “嗯、嗯、是的,他对人特别真诚!”
  “昨天我在段店了,今儿路过学校来看看小兰,下午赶紧回家。你们是同班同学,以后要相互照应啊。”
  “行、行。”我看了一眼穆少兰。
  邹大夫给少兰留下五元钱,起身回南山了。
  
  你的声音,你的歌声,
  永远印在我的心中,
  昨天虽已消失……

  —–校园里高音喇叭传来李谷一优美的歌声,婉转的旋律在校园中回荡,整个校园充满阳光,充满青春的甜蜜。
  少兰端着半碗饭站在大树旁,一只脚在树根旁蹭来蹭去,羞而含笑地说:“原来你和我舅认识啊?!”
  “嗯,是的,是你舅舅把我的眼睛看好的。”
  “你的眼睛怎么了?”少兰好奇地追问。
  “原先,我的眼睛经常害眼。你舅舅说是沙眼。”
  “我舅是有名的医生,很多奇怪的病他都能治好。”少兰向我炫耀,一股奇特的清香扑面而来。
  “你舅舅为什么不开个诊所呢?”
  “我也不知道,舅舅一年四季在外边给人看病,很少回家。”
  “你舅舅好像是南山的吧?”
  “我也没去过,我娘说是在方城县四里店公社神林大队的。”改革开放不久,大家都习惯了公社和大队,一时改不过来。
  “你舅舅对你那么好!”我有些羡慕。心想,如果自己有这样的舅舅该有多么幸福。只可惜,我的舅舅与我们家从不来往。说起来大舅还是亲舅,即便我母亲咽气,他也没有到场。
  “俺家姊妹多,舅舅总是帮补我们。”说着,仰脸望了望高音喇叭:“你喜欢听李谷一的歌吗?”
  “喜欢。”
  “我也喜欢。我还喜欢听苏小明的《军港之夜》,还有那首是谁唱的《青春啊青春》?也很好听!”
  “《青春啊青春》?关贵敏唱的呗,我也喜欢,朝气蓬勃!”
  少兰侧身看了看我那满满的一碗饭,捋了下眼角的发丝,满脸疑问:“只喝玉米糁子,能吃饱吗?”
  我羞涩地端起饭碗,装作一本正经地说:“早上吃得饱,不饿,一点都不饿,嘿嘿。”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饭量大的时候。每逢星期五和星期六,口袋里的饭票就所剩无几,只能喝粥了。
  “没饭票了吧?我借给你。”清淡淡的柳叶眉下,一双眸子传来无限的真情。
  “有,有,真有。”说着,慌忙站起身,掏出几张饭票晃了晃。其实,掏出的都是一两的,看起来是不少。
  “你的普通话很好听,同学们都喜欢听你朗读。”
  “好啥呀。”不会河南话,我觉得这是我的缺陷。
  “你不是咱这儿的?”
  “生在鲁山,从小在东北长大,十二岁那年就搬回来了。现在都好几年了,口音一直改不过来。”一提口音,我便产生一种自卑感。
  “不用改,东北口音很好听。外校老师来听课,史老师总是让你朗读课文,就是喜欢你的口音。”
  “我不喜欢自己的口音。”口音不同,确实给我的学习和生活带来许多不便。
  “你的作文写得好,我一提笔总感觉没啥写,以后帮帮我啊。”
  “好啥呀。”
  “全校几百学生,你获二等奖,还谦虚啊?!”
  “碰巧啦,谢谢鼓励!”我朝她笑了笑。
  同学们三五成群,拿着碗筷走出教室,向食堂走来。少兰瞥了一眼三五成群的同学们,扭过头来,认真地对我说:“别吃不饱,没有饭票我借给你。”回眸一笑,轻盈盈地向女寝室走去。望着她的背影,内心涌起一股股莫名的暖流。
  班主任史耀庭和我一个大队,担任我们班的文科教师。我特别喜欢文科,成绩也名列前茅,但是,理科成绩却非常差,使我懊恼不已。或许理科老师每每在史老师面前提到我的原因吧,只要别的学生一捣乱,史老师就把一肚子火发到我身上。记得非常清楚,那天是星期六,数学课堂有几个女生叽叽喳喳说笑,惹恼了数学老师。史老师知道后,课间操都没有上。史老师背着手,绷着黑青脸,走进教室,眼睛直盯盯地注视着窗户,大发雷霆:“今儿课间操不上了,我说几句。有的学生,上课说话不听讲,你成绩就是很好?家里的条件就是很好?你的父母把你们送到这里就是让你们来享福的吗?”声严色厉地训斥一通,下意识地“咯咯”微咳两声,觉得还不解气:“杨红伟。”
  我应声起身:“有。”
  每逢史耀庭老师发脾气的时候,我就很担心,极有可能迁怒于我。或许他厌恶我那破烂不堪的小大衣?或许他厌恶我那发型?或许他厌恶我那早熟的胡须?或许他厌恶我那拉音的东北话?或许……肯定是存有偏见,不容置疑。
  “前边来。”我又该亮相了,慌忙离开课桌,走向讲台。
  班里鸦雀无声,我茫然地站在讲台前。
  “十二课背熟没有?”不等我回答,就喝令道“背一遍—-”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行了,”没等我背完,又下令停下,说“把第二段默写在黑板上,再逐字解释一遍。”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已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有一天,驴子叫了一声,老虎非常害怕,顿时跑的远远的,认为驴子将要吃掉自己,十分害怕…..”
  幸好史老师教文科,文科是我的强项,无论文言文,还是作文,我都不怕。
  史老师虽然让我丢尽了洋相,但始终拿我没办法。
  
  那天晚自习,我掀开物理书做作业,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欣赏你的语文水平,数学再加把油。Mu friend。”那一课的页脚被特意折叠起来。我看了字条,既羞愧又激动,看了看四周的同学,把字条珍重地折叠起来,迅速塞进口袋。得到少兰的鼓励,促使我学好理科的信念更加坚定。
  父亲已经四十九岁,身边只有我和弟弟。母亲走后,一家三口相依为命,过着清苦的日子。因此,父亲非常疼我和弟弟,唯恐我和弟弟受到一点点的委屈。知子莫如父,父亲知道我是个追求上进的学生。平时,我把零花钱都攒了下来,逢到星期天,独自跑到城里的新华书店,买一些数学参考资料,再看一场电影开开眼界。
  又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父亲经不住我的软泡硬磨,给我五元钱。
  我非常惬意,兴致勃勃地向城里的新华书店跑去,买好学习资料,迫不及待地来到电影院。
  电影院人头攒动,闹闹嚷嚷,故事片《庐山恋》的海报赫然高挂在二楼的墙壁上,我看了看手腕那块勉强会走的海鸥表,离下场开演还有二十多分钟,我慌忙挤进了买票的人群。
  我个子高,手里举着一块钱使劲往人群里挤,忽然,前边有个女孩子很生气地嚷嚷:“挤啥呀,挤。”
  “啊,是少兰。你也来了?”我惊奇地望着她。
  “是红伟呀,你也来看电影?”她显然很高兴。
  “嗯。你自己?”我问。
  “和王燕普,初三的。”
  “行行,你出去吧,我帮你买。”说着,肩头一顶,我把一块钱递进售票口,买了三张票。
  一张票两毛钱。少兰和王燕普都很不好意思,两人争着掏钱给我。我得意地笑起来:“都是同学,还客气啥?!”
  少兰有些难为情,闪着动人的双眸对我说:“多不好意思啊,让你掏钱买票。”
  “看你说的,我,我也经常来看电影。”说着,我们三人来到影院大门口的僻静处,躲避散场的人流。
  “你爸爸对你很好,对吧?”她若有所思。
  “当然了!看电影,我爹从不说什么。”我郑重地回答。
  “你妈妈呢?”
  “我妈妈去世好几年了。妈妈活着的时候对我管的特别严,自从妈妈没有后,父亲更加心疼我和弟弟。只要家里有钱,就给!”
  “你爸爸真伟大!我听我舅说起过你爸爸,说他是一个大好人。”
  
  进场了。
  电影《庐山恋》曲折动人,侨居美国的周筠回国后,在庐山观光的途中偶遇耿桦,两人逐渐产生爱慕之情。银幕中美丽的庐山景色,周筠那时尚的服饰,耿桦那帅气的形象,真爱流露出来的亲吻,极大地触动了青年人封闭的心扉。

12.jpg

  “你看—-”银幕中逼真的接吻镜头使得少兰和王燕普有些害羞和惊讶。
  “耿桦真有福气!”我惊羡地喃喃自语。
  “人家耿桦是清华的研究生呀。”少兰轻轻地对我说。
  “研究生咋了,研究生就都有那样的福气啊?”我故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王燕普歪着头,笑咯咯地插嘴对我说:“杨红伟,听少兰说你学习也不错,努力啊,考上清华。”
  “得了吧,人家耿桦才貌双全,咱可比不上。”我说。
  “哎哎,周筠是谁扮演的?”少兰打断话题,侧身问我。
  王燕普没等我开口,不假思索:“张瑜,耿桦是郭凯敏扮演的。”
  “真是郎才女貌!”她感慨。
  “可是,周筠的父亲与耿桦的父亲曾是战场上的死对头,对他们的相处,双方父母都会产生顾虑。”我为影片主人公感到些许惋惜。
  “四人帮粉碎了,现在都八十年代了,思想还那么不开放。”少兰低声对我说。
  王燕普凑凑身,逗她说:“你不也一样封闭啊。”
  “我才不是呢,我凡事都想得开!”少兰反驳道。
  王燕普凑近少兰的脸庞,低声说道:“你不是说你喜欢……喜欢…..”
  “喜欢啥?说啥呢?”少兰显然有些窘迫,像是追问燕普,又像是在打断燕普的话题。
  王燕普神秘兮兮地指了指我,说道:“他像耿桦,你更像周筠。”
  “咦—-你胡说啥呢?!”平素而又文静的少兰急得嗔怪起来。
  “你们俩嘀咕啥呢?”我只装什么也没有听见,笑着问她们。
  “去去,燕普放闲屁,啥也没说!”从少兰的责怪声中,我似乎感觉到她的的心在跳动。
  多少天来,我沉浸在联想的幸福中…….
  
  我是一个知难而上,不甘落后的学生。可是,无论如何苦学,理科成绩依旧掉队。或许,上天根本就没有赋予我聪慧的细胞。有些老师曾经这样总结:“文科好,理科差的,脑子笨但学习用功;理科好,文科差的,聪明但不用功。”细细想来,确实不错!
  难熬的寒假过去了,春天来了,我换洗一身干净的衣服迈进校园。成群的小鸟似乎在迎接我的到来,叽叽喳喳飞来飞去,二门两侧绿莹莹的垂柳倒挂在树上,早春的新芽张开翅膀,伴随着柔柔春风,摆动着窈窕的身姿。班级里远远传来男生那熟悉的喧闹声和女生那脆甜的笑声。寂寞,没有了;等待,没有了。跨进教室门槛,不由自主地在同学中寻觅那文静而又美丽的身影,看见她,是寂寞的淡化,看见她,是等待的结果。
  我抱着厚厚一摞书向我的座位走去。啊,同桌是她?
  为了我的学习,寒假期间父亲不止一次地找到史耀庭老师,嘱托抓紧我的学习。史老师把我的座位向前提了三排。谁知道她竟然和我一个课桌,我热血沸腾,暗自庆幸。
  少兰虽谈不上是唯一的校花,可她善良的品德,文静的心性,匀称的体型,令人心神不安,浮想连篇。去年刚开学的时候,班里的一个男生爱上了她,连续给她写纸条,那个男生不断的纠缠,使她非常反感,无奈之下,报告了老师。校长五十多岁,更是古板守旧,知道后非常恼火,决定把那个男生开除出校。后来,经过熟人说情,那个男生被调至二•一班。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生被调走后,我的心情却宽松了许多。
  我惬意地坐在座位上,毫无次序地整理着自己的作业。
  “你,你的作文写完没有?”少兰闪着大眼睛,注视着我。
  “快了…..”
  “今儿的作文,题目是《心中的歌》,从哪儿写起啊?”她理科不错,文科相对差些。
  “这个‘歌’,不是唱歌的‘歌’,是理想的歌。在你的心目中,理想是什么?将来当科学家、歌唱家,还是电影明星?有什么理想你就写什么。”
  “哦,对,对,是这样哦!可我也没有想过毕业后做什么啊。让我看看你的……”
  “我写的不好。”说着,把草稿递给她。
  她认真地读起来。
  “将来你的理想是天文学家啊,真了不起!”她兴奋地看着我。
  正在相互切磋间,后面窗户响起急促的“当当”声。坏了,被史老师看见了。史老师经常在后窗偷偷观察,发现同学之间交头接耳,就敲窗警示。
  第二天语文课,史老师板着脸,“呃呃”微咳两声,眼睛又是直盯盯地望着窗户,头也不扭地说:“杨红伟—”
  “有。”看来,史老师又该发脾气了。
  “你和段国立调换一下座位。”段国立的座位在最后。
  我再次被调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转眼,进入三月,校园蓝蓝的天,显得又高又远,在阳光的照射下,寝室旁挺拔的大杨树发芽吐絮,似乎像父亲一样质朴而又正直,花池里的鲜花犹如少女的唇瓣,在青草的衬托下,窈窕迷人。女生三五成群,手拿课本,嬉笑着飘然走过,校园里充满着青春的气息,使人心神荡漾,总感觉时间就像流星一样快,眨眼而过。
  三月下旬,一连七八天,天上的乌云赖着不肯离去,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老师接到教育局来校检查的通知,七组和五组打扫卫生。我和少兰擦窗户,教室里四个窗户,要求里外两面都要搽干净,否则扣分。其他六个同学很快就干完,先走了。空荡的教室里,只留下我和少兰两人。
  我负责端水,少兰专一站在书桌上认认真真地逐块搽试。高处够不着,只有像演杂技一样,把小凳子放在书桌上,站得老高去擦拭。那个板凳四个腿有些松动,左右一晃,她腿一抖,不好了,咔嚓一声摔了下来。恰好我在她身边,立马伸出胳膊,她直挺挺地倒在我的肩头上,左脚蹬翻一盆水,右脚蹬翻了小凳子,两块玻璃窗被小板凳撞个粉碎。
  她颤颤地推开我的手,伸了伸湿漉漉的一条腿,站在课桌旁,注视着那撞碎的玻璃,吓得哭了起来。
  “别着急,没事,没事。”我竭力宽慰她,她的胸部散发出风油精独特的香气。
  “两块玻璃都烂了,史老师非点名不可。”
  “别着急。咱买两块按上就是了。”我装作非常镇静的样子。
  “一块得多少钱?”
  “嗯—-”我想了想,对她说“最少得四五元吧。”
  “啊,两块十元?!”她紧张起来。
  “没事,你别担心,我买。”
  星期一一大早,饭都没在家吃,我就跑到学校,直接叩开史耀庭老师的办公室,说明是我不小心弄碎了玻璃,甘愿赔偿。史耀庭本就对我存有偏见,加上又是一位思想古板,非常刻薄的人,绷着脸,头也不抬,吭吭两声,乜斜我一眼:“杨红伟,近来你干过多少好事?”
  我低着头,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对。
  “问你呢,你说呀。”从史耀庭恼怒的样子可以看得出,事大了。
  “我没有干过好事,但也没有干过坏事。碰碎玻璃,是我不小心,我检讨。”我硬着头皮照实回答。
  史耀庭非常反感地“嗯”了一声,站起身来重复道:“真的没干过坏事?”看来,他真对我存有偏见。
  “总而言之,这几个星期,我确实没做过坏事!”我想了好半天,终于坚定地回答。
  史耀庭怒不可遏,不容分说,抬起脚来蹬了我一脚:“包赔玻璃,今天按上,并且,在班上检讨!出去—-”
  我悻悻地走出办公室,发现少兰低着头,神情呆呆地站在墙角里。
  
  半个月以来,父亲满面春风,像换了个人,似乎老胃病也不疼了,整日在城乡之间跑腾。听大伯说5月9日那天,从北京寄来一封信,相当重要。父亲曾在辽宁锦州面粉厂工作,文革中遭到排斥才被迫丢掉工作。中央组织部的来信就是帮助解决这个问题的,父亲激动地期待着回音。趁着父亲高兴,回家一说那玻璃的事,也没有责怪我。中午时,拿着玻璃刀和一把卷尺来到学校,下午上课前就把玻璃就装好了。事后,听父亲说,那两块玻璃一共花了四元钱。
  晚自习打开几何书,穆少兰给我留下一张字条:“红伟,对不起。你替我承担那么多,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希望我们的友谊长青。Friend Mu。”
  回家后,心情烦躁不安,我决定给她写一封信,正式向她坦白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思。说写就写,拿出信纸,信心十足地写起来:“亲爱的少兰,你好。你不要想得过多,我能为你承担风雨,我感到非常高兴。星期六晚上,我在粮库门口等你,我有……”
  写到这里,猛然间看见父亲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边,我的秘密全暴露了,立刻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父亲笑了笑,出去了。我感到羞涩不已,立刻撕碎了那封信。
  五月,天越来越热,寂寞的暑假即将开始。史耀庭通知我,你被转校了。
  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仰望窗外那挺拔的大杨树,似乎看到了父亲那伟岸的身影,可是,父亲帮不了我,孩儿辜负了您的一片苦心。
  我的心被压抑到了极点,环视那留恋的教室,张望她那熟悉的座位,收拾好所有文具,默默地向街北走去,再见了,让我痛心的母校。
  突然,朦胧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伫立在储蓄所门口,直盯盯地望着我。是她,只有她,我快要哽咽了。
  我走到她的身旁,像木头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唯有一肚子忧闷和委屈缠绕在心头。
  我们俩站立很久,很久,我才慢吞吞地开口:“天黑了,你还站在这?”
  “没事。”她似乎是犯了错的孩子“红伟,都怨我!”
  “什么怨你?”
  “别说了,红伟,我都知道啦。”少兰默默地说,泪哗哗的。
  “你怎么知道的?”
  “别问了…..”她竟然捂住鼻子哭起来“我和你一样,‘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永远都不会忘!’”
  我抽了抽酸楚的鼻子,强作坚强:“你别乱想了,我什么也没帮你。只是我的理科成绩差,史老师早就对我有偏见。”
  “以后,你去哪儿上学?”她语气急促,泪哗哗的大眼睛望着我。
  “不知道。”我没有得到父亲的安排。
  “那,那还能,还能再见到你吗?”她急不可待地追问。
  “怎么不能呢?能,我会来找你的。”我一边劝慰她,一边从胸前的口袋里拔出一支钢笔,沉重地说“这是我才买的,送给你吧。”
  少兰双眸盯着我,缓缓接过钢笔,弯下身从书包里捧出一本《四角号码词典》递给我,满眼含泪:“你用吧,我知道你最喜欢使用这个。”
  “我也有一本,还是你留着用吧。”
  “我知道,你那本太旧了,全是繁写字体。这本是新版的,简写字。我们,我们留作纪念吧!”她非常压抑,简直要哭出声来,掏出手帕转过身去,默默地擦起来。
  “别再难受了,”我深情地看她一眼,双手接过那沉甸甸的词典,掀开扉页,借着微弱的路灯,上边赫然写着:“以你的胸怀,以你的毅力,还有我真诚的祝愿,你一定能够驶向理想的彼岸。Your closest friends赠。”
  我用生疏的英文对她说:“Thank you,my friend!”
  “我回家了……”她哽咽着,最后一句说的像是英文,我没有听清说的是什么。
  望着她缓缓远去的身影,我的胸口像是镶嵌一块大石头,压抑的喘不过起来,终于,忍不住,哭了。一直哭着走回家中。

1.jpg

 

转载请注明:贞吉网 » 风雨中飘摇的大树(十五)

喜欢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24)个小伙伴在吐槽
  1. Someone necessarily assist to make critically posts I would state.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frequented your website page and so far? I amazed with the analysis you made to create this particular publish extraordinary. Wonderful job! 0mniartist asmr
    匿名2021-04-12 03:33
  2. Hey great website! Does running a blog similar to this require a lot of work? I have no knowledge of coding but I was hoping to start my own blog in the near future. Anyhow, if you have any recommendations or techniques for new blog owners please share. I understand this is off topic but I just wanted to ask. Thanks! asmr (bit.ly) 0mniartist
    匿名2021-04-14 20:19
  3. Very rapidly this web site will be famous among all blogging and site-building users, due to it's fastidious content asmr (bit.ly) 0mniartist
    匿名2021-04-16 14:09
  4. Hello! I've been reading your website for a gamefly while now and finally got the bravery to go ahead and give you a shout out from Houston Texas! Just wanted to tell you keep up the excellent job!
    匿名2021-04-28 08:32
  5. I really love your website.. Excellent colors & theme. Did you build this asmr website yourself? Please reply back as I'm looking to create my own site and would like to learn where you got this from or just what the theme is called. Appreciate it!
    匿名2021-04-29 07:00
  6. Hi there friends, good paragraph and good arguments commented at this place, I am truly enjoying by these. Feel free to surf to my website asmr what
    匿名2021-04-30 00:55
  7. Hey I know this is off topic but I was wondering if you knew of any widgets I could add to my blog that automatically tweet my newest twitter updates. I've been looking for a plug-in like this for quite some time and was hoping maybe you would have some experience with something like this. Please let me know if you run into anything. I truly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and I look forward to your new updates. Here is my web-site - when gamefly
    匿名2021-05-04 06:29
  8. Very good info. Lucky me I came across your website by accident (stumbleupon). I've bookmarked it for later! Feel free to surf to my blog post; with asmr
    匿名2021-05-04 19:22
  9. You actually make it seem so easy with your presentation but I find this matter to be actually something that I think I would never understand. It seems too complicated and extremely broad for me. I'm looking forward for your next post, I will try to get the hang of it! Have a look at my page; asmr; http://tinyurl.com/yefvbxx5,
    匿名2021-05-07 17:49
  10. If you wish for to increase your experience just keep visiting this website and be updated with the most up-to-date news update posted here. My webpage but asmr
    匿名2021-05-08 08:10
  11. My relatives always say that I am killing my time here at web, however I know I am getting knowledge everyday by reading thes good posts. My web blog ... asmr is
    匿名2021-05-10 00:27
  12. scoliosis Thanks in favor of sharing such a good thinking, post is pleasant, thats why i have read it completely scoliosis (http://j.mp/)
    匿名2021-05-15 18:40
  13. scoliosis What's up every one, here every person is sharing these kinds of familiarity, so it's good to read this blog, and I used to go to see this webpage daily. scoliosis, bit.ly,
    匿名2021-05-16 16:08
  14. free dating sites Hello! I could have sworn I've visited this web site before but after going through some of the articles I realized it's new to me. Regardless, I'm definitely pleased I found it and I'll be book-marking it and checking back often! free dating sites my web-site; https://6869milesoflove.tumblr.com/
    匿名2021-05-20 18:02
  15. Your style is so unique in comparison to other folks I have read stuff from. Thank you for posting when you have the opportunity, Guess I will just book mark this site. Visit my webpage :: asmr was
    匿名2021-05-21 22:05
  16. Hi there! Do you know if they make any plugins to safeguard against hackers? I'm kinda paranoid about losing everything I've worked hard on. Any recommendations? Also visit my blog post; free dating sites your
    匿名2021-05-26 06:23
  17. Hi, I do believe this is a great website. I stumbledupon it 😉 I may return once again since I book-marked it. Money and freedom is the greatest way to change, may you be rich and continue to guide other people. my web blog: your free dating sites
    匿名2021-05-26 21:16
  18. dating sites what's up it's me, I am also visiting this web page regularly, this web site is in fact pleasant and the users are in fact sharing nice thoughts.
    匿名2021-05-29 22:56
  19. Excellent weblog here! Also your site a lot up fast! What web host are you using? Can I am getting your affiliate hyperlink on your host? I desire my web site loaded up as fast as yours lol my homepage: off scoliosis surgery
    匿名2021-05-30 22:49
  20. Asking questions are really fastidious thing if you are not understanding something entirely, however this piece of writing gives nice understanding even. My webpage :: dating sites what
    匿名2021-06-01 01:06
  21. Just wish to say your article is as astonishing. The clarity in your post is simply cool and i can assume you're an expert on this subject. Well with your permission let me to grab your feed to keep updated with forthcoming post. Thanks web hosting a (http://tinyurl.com/ydn8s87b) million and please continue the gratifying work.
    匿名2021-08-10 10:50
  22. When someone writes ps4 games an (bit.ly) paragraph he/she maintains the idea of a user in his/her mind that how a user can know it. Thus that's why this piece of writing is perfect. Thanks!
    匿名2021-08-11 13:12
  23. What's Going down i am new to this, I stumbled upon this I've found It positively useful and it has aided me out loads. I hope to contribute & aid different users like its aided me. Great job. my blog post: are ps4 games (bitly.com)
    匿名2021-08-11 17:48
  24. You're so awesome! I don't believe I have read through anything like this before. So great to find another person with some unique thoughts on this issue. Seriously.. thank you for starting this up. This of web hosting - tinyurl.com - site is one thing that is needed on the internet, someone with a little originality!
    匿名2021-08-12 06:02